名医张文仲所有相关医案医集学术文章:

名中医张文仲简介

张文仲,约生于唐•武德三年,(620),卒于唐•圣历三年(700年)。唐御洛州洛阳(今河南洛阳)人。武则天光宅元年(684)为侍御医、后至尚药奉御。文仲通医理,尤功风与气之研究。他认为风有一百二十四种,气有八十种,若不能区分,会延误病机而致死亡;治疗气病与风疾,医药虽然大抵相同,然而人性各异。脚气、头风、上气,常须服药不断,其余则隋病情发动,临时治之。患风气之人,春末夏初及秋暮时节,要得通泄、即可不患重症,(《旧唐书•张文仲传第141,卷191,中华书局1975年月日第一版》,时武则天令其集当时名医共同编撰风气诸方,并诏麟台监王方庆监其修撰。文仲撰四时常服及轻重大小诸方十八首,以表奏上。另撰《随身备急方》三卷和《法象论》一卷,均佚。《外台秘要》中可见其部分内容。张文仲

撰有《随身备急方》三卷(见《新唐书》)、《法象论》一卷(见《宋史·艺文志》),《宋志·补编》作《法象语论》,《小儿五疳二十四候论》一卷(见《宋史·艺文志》)、《旧唐书·本传》等书籍。
张文仲治疗“风疾”的理论和实践在中国医学史上独树一帜,很有创造性,有力地推动了中医学的发展。他还把丰富的临床经验总结成医典,撰有《疗风气诸方》和《四时常服及轻重大方诸方》等,还撰有《随身备急方》,该书记载了张文仲利用民间用铜屑治牛马骨折的经验,治疗人体骨折的方法。

据《新唐书·后纪》记载:仪凤三年(公元678年),高宗突然病重,“头眩不能视”,情况十分危急。张文仲奉命应诊,很快查出病因,建议立即针刺头部,使之出血,就可医好。而权倾朝野的武则天以为张文仲故意戏弄高宗,要处死张文仲。高宗说道:“侍医议疾,何罪之有?更何况我病得很厉害,还是让他医治吧!”张文仲赶紧实施了针刺治疗,高宗的症状果然消失,头眩没了,眼睛也能看见东西了。武则天非常高兴,连连致谢,说道:“天赐我师!”又赐予他珍宝以示奖赏。
一天,武则天在神都洛阳宫中召集大臣议事,宰相苏良嗣因拜跪突然栽倒在地,不省人事,武则天立即令张文仲、韦慈藏遂即至苏宅对其实施救治。张文仲认为苏的病是由于长期聚积忧愤、邪气冲激引起的,病情十分危重。如果疼痛扩散到胸肋,那就很难治了。不一会儿,果然痛冲胸肋。张文仲说:若痛入心,就无可救药了。稍迟,苏良嗣果真心痛起来,药也无法吞服。到了傍晚,苏便不治而亡。朝廷上下对年过八十五岁的老臣苏良嗣病故并不感到奇怪,对张文仲的料病如神却无不赞赏。
由于张文仲擅长治疗“风疾”,武则天便诏令张文仲,负责召集全国名医集体撰写医治“风疾”的各种药方。张文仲不辱使命,努力攻读医学书籍,心得体会日益增多,不久,便集中众人的智慧,总结出引起疾病的“风”有一百二十八种,引起疾病的“气”有八十种。他从患病的季节和病情程度不同出发,共撰写出十八个常用药方,呈报给武则天,受到武则天的称赞。
患风气之人,春末夏初及秋暮时节,要得通泄、即可不患重症,少时与同乡李虔纵、京兆尹韦慈藏一起以医术知名。武则天初年为侍御医。当时特进苏良嗣于殿庭,因跪拜而晕倒。武则天令张文仲、韦兹藏跟随到苏宅诊治。张文仲曰:“此因忧愤,邪气激也。若痛冲胁,则
张文仲轶事记载

张文仲轶事记载
剧难救。”两人自清晨守候,未及早餐,即苦冲胁,绞痛。张文仲说:“若入心即不可疗”。不久心痛,不再下药,到黄昏死去。(见《旧唐书·本传》)
另外,张文仲尤其善于治疗风疾。后来武则天令他召集当时名医,共同撰写治疗风气诸方,令麟台监王方庆监修。张文仲奏道:“风有一百二十四种,气有八十种。大抵医药虽同,人性各异。庸医不述药之行使,冬夏失节,因此杀人。唯脚气、头上风气,尝须服药不绝,自余则随其发动,临时消息之。但有风气之人,春末夏初及秋暮,要得通 ,即不困剧。”于是撰写四时常服及轻重大小诸方18首,表上之。张文仲于久视年(700年)死于尚药奉御任上。

本文来自网络,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不代表本网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进入论坛讨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