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沈丕安所有相关医案医集学术文章:

名中医沈丕安简介

沈丕安:药食同源 医养天下

□ 王麦囤 上海市中医医院

沈丕安教授

沈丕安,73岁,上海市中医医院主任医师,上海市名中医。从医30余年,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擅长诊治红斑狼疮、干燥综合征、类风湿性关节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此外,还多年从事食疗研究工作,擅长运用食疗的方法对免疫性疾病进行调护,是上海药膳食疗工作的创始人之一。

标本虚实论病机

沈丕安认为,自身免疫性疾病的病机主要为本虚标实。本虚主要是指肾阴亏虚,阴虚火旺。如红斑狼疮、干燥综合征、结节性红斑、类风湿性关节炎等自身免疫性疾病,常常表现为阴虚内热证。

标实主要是指热、瘀、毒,三者胶结在一起,形成瘀热、瘀毒、热毒,成为导致或加重本病的重要因素。对于瘀的认识,沈丕安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他认为瘀本身为一实邪,但辨证有虚实寒热之分,即实瘀、虚瘀、寒瘀和热瘀。古代论述多以实瘀和寒瘀为主,对于虚瘀和热瘀论述较少。但在自身免疫性疾病中,还有虚瘀和瘀热的情况。自身免疫性疾病中的虚瘀,主要是肾虚、阴虚为主的虚瘀。所谓热瘀,是指在自身免疫性疾病中,虽然脉内之血没有因热而妄行,没有因热而离经,但脉内之血却存在着瘀滞的状态,临床可出现红斑结节、紫斑紫点、瘀点累累,以及长期低热等虚热的表现。

四性配合论治疗

受现代医学的影响,沈丕安认为每一种疾病必须在诊断明确的基础上再进行辨证论治。遣方选药尽量结合中药的药理作用,而且不违反中医的辨证论治原则。辨证论治是中医的传统,辨病论治和对症治疗也是中医的特色。在对自身免疫性疾病的长期摸索中,他总结出治疗方案的确立必须包括四个环节。

第一,方向性,主要是针对辨证论治而言。沈丕安指出,中医应该采用传统的辨证方法来确定该疾病辨证的大方向。只有确立了辨证的大方向,才能保证治疗的大方向不会出错。但仅仅以辨证论治还是不够的,对于某些临床具体问题常常束手无策,尤其是一些理化指标的异常。第二,确定性,是针对辨病论治而言。沈丕安认为,不同性质的疾病可以有相类似的临床表现,为了确定疾病本身的治疗,必须进行辨病论治。例如对于胸腔积液的病人,是狼疮性胸膜炎还是结核性胸膜炎,针对病因的治疗是不同的,前者必须以调节免疫和抗血管炎为主,而后者则以抗结核为主,用药绝对不能错。第三,针对性,主要是针对症状治疗而言。沈丕安一直主张提倡中医的对症治疗,即针对临床表现所采取的一种治疗措施。如针对临床上发热、关节肿痛、胸水、腹水等症状和体征的治疗,以及针对某些理化指标如血沉、尿蛋白等的治疗。运用对症治疗要分轻重缓急逐步进行。第四,长期性,是针对保护脾胃而言。许多中药具有消化道的副反应,如祛风湿药、活血化瘀药等,长期服用容易影响脾胃功能。因此,沈丕安提出在整个处方中常常加入保护脾胃的药物或是调味的药物,或是解毒的中药,以保证病人能够在长期的服药过程中不产生不良反应。

在长期的临床实践中,为了增加处方的疗效和减轻不良反应,沈丕安还提出了一个新的君臣佐使模式。君药是辨证论治的用药部分,臣药是辨病论治和针对体征、理化指标的用药部分,佐药是对症治疗和解决个别中药不良反应的用药部分,使药是保护脾胃、矫味和引经药部分。

古今合参论用药

结合对自身免疫性疾病病因病机的认识,在辨证论治、辨病论治以及对症治疗理论的指导下,沈丕安确立了养阴滋肾、清热化瘀的治疗大法。养阴滋肾常选用生地黄、熟地黄、麦门冬、知母、龟板等,清热常选用生石膏、黄芩、黄连、苦参、忍冬藤等,凉血化瘀常选用牡丹皮、郁金、鬼箭羽、虎杖、羊蹄根、金雀根、徐长卿、岗稔根等,温化瘀血则选用川芎、莪术等。结合自己多年经验创立红斑汤、紫斑汤、三根汤、清肾汤等,益肾而不助火,清热而不伤正,凉血而不留瘀,化瘀而不出血,安全有效,可以长期服用。同时,他还结合中药药理学的研究,在辨证论治的基础上加用某些特效药物,能显著提高疗效。

药食同源论调护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来自网络,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不代表本网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进入论坛讨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