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郭诚杰所有相关医案医集学术文章:

名中医郭诚杰简介

博学笃行 业精于专——记名老中医郭诚杰教授的治学方法

□ 张卫华 李芳琴 郭新荣 陕西中医学

郭诚杰教授1950年即悬壶济世。1959年留任陕西中医学院从事针灸临床、教学和科研工作。他具有坚实的中医、针灸理论和极为丰富的临床经验,擅长针药并用。尤其开创了国内乳腺增生病针灸治疗的先河。

郭老从医近60年,在医、教、研方面硕果累累,成为享誉中国的一代针灸名家,他的成功与其严谨的治学方法密不可分,其治学方法主要表现如下:

深研经典,熟读背诵

中医理论源远流长,具有完整、独特的理论体系和丰富的临床学说,所载文献资料浩如烟海。郭老在多年习医执业中,非常重视经典著作的学习。认为业医难,精医更难,难在两端:一是人生短暂,精力有限,而学海无涯,医籍汗牛充栋,要想学通、求精很难。二是要用有限的知识与技能应对千差万别、变化多端的临床疾病难。

若欲所成,主张必先学理论,再习药、方、针法。上至《素问》、《灵枢》,中及《难经》、《伤寒》,再有《针灸甲乙经》、《千金要方》、《明堂孔穴》、《针灸大成》等经典医籍,均应详研精读,重要段落条文还应熟背。他常以《医宗金鉴·凡例》“医者书不熟则理不明,理不明则实不清,临证游移,漫无定见,药证不合,难以奏效”为训诫,勤习常诵。故《灵枢·经脉》、《灵枢·九针十二原》、《灵枢·小针解》、《难经》(节选)、《标幽赋》、《百症赋》、《玉龙歌》、《针金赋》等诸多内容,郭老现在仍是熟背如流。

他对记忆与思维的认识是:对重要著作必先熟读,继之精思,记忆和思维紧密相连,记忆是思维的基础,思维又能提高记忆效果,读中求记,思是求明,不可偏废。

郭老对历代代表性医著善于溯流探源,博众家之长为己所用。探源始自经典,依时间顺序为线,究其发展脉络。如读《黄帝内经》知医理之源;习《难经》知奇经八脉、脏腑经脉原气、八会穴;研《伤寒杂病论》以求辨证论治、针药结合之法;究《针灸甲乙经》,确立经穴、交会穴与刺灸方法;从《千金要方》明阿是穴的临床应用;自《外台秘要》知灸法防治诸多疾病之作用;从《疡科心得集》“乳中结核,形如丸卵,……其核随喜怒消长,多由思虑伤脾,恼怒伤肝,郁结而成”之载,结合乳癖流行病学、发病特点与规律,总结出该病以肝郁气滞为病机关键,治疗当以疏肝解郁为法,进而筛选出甲、乙两组主穴及辨证配穴方案,临床疗效颇佳,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持之以恒,勤能补拙

郭老认为医学至精至深,属大道之术,并非短时可成。认为自己并非天生聪智、高人一筹,可用“勤”、“苦”、“恒”三字概况其治学之道。几十年来,郭老坚持每天看医书、读杂志、阅医报(《健康报》、《中国中医药报》等)从不间断。尤其在开展乳腺增生病临床研究的初期,坚持每晚看书学习至深夜,不懂随即请教他人,这些为他运用中西医结合方法在国内首创针刺选穴治疗乳腺增生病的学术思想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正如他自己所说:“学习是件苦差事,当习以为常时便不觉其苦,当领悟其道理后反觉乐趣无穷”。

博学笃行,重视实践

“笃行”就是多临床实践。郭老信奉“熟读《甲乙经》,更要多临证”之道。针刺治疗乳腺增生病的选择、穴位的确定,都是大量临床实践及其总结的成果。在附属医院门诊与病房,咸阳数家纺织厂、电子设备厂、陕西关中许多县市的农村,均有郭老治疗乳腺增生专病的足迹。即使在担任行政管理工作,事务非常繁忙之时仍然坚持临床不间断,有时去外地开会,为了次日的临床工作,不顾休息连夜赶回。

郭老针灸诊治的病种十分广泛,内、外、妇、儿、骨伤、杂病无所不涉,多收良效,乃是博学、笃行之果。他深知业医者应在精专上下功夫,才能创新、发展针灸。他精专于针刺治疗乳腺增生病,并取得显著成绩的事实就是“博学笃行,业精于专”的极好说明。

中西汇通,法古创新

郭老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学者,他认为中医发展受多学科的影响,故业医者必须心存广博之知识,除精通中医外,还应熟悉掌握现代医学、哲学、史学、文学、地理等方面知识,才能在学术上有所发展和创新。认为中医临床以整体观念、辨证论治为特点,以证型为核心,确定相应的治法,遣方用药选穴。而西医的诊断技术,可补中医四诊之不足;临床应重视西医辨病与中医辨证的有机结合,乳腺炎、男性乳房发育症、乳房结核、乳痛症、周围性和中枢性面瘫等病的诊治均是如此。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来自网络,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不代表本网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进入论坛讨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