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吐尔逊·乌甫尔所有相关医案医集学术文章:

名中医吐尔逊·乌甫尔简介

串起散落民间维医珍珠的人

他从医20多年,致力于维吾尔医学的学习和继承,潜心于维吾尔医学的发掘和整理,专注于维吾尔医白癜风专科治疗项目的研究。

在他的不懈努力下,原本分散的维吾尔医白癜风治疗方法渐成系统,建立了严格的白癜风疾病管理体系。可以说,是他把一粒粒散落在民间的维吾尔医学珍珠,串成了一串完整的项链,使其散发出璀璨夺目的光芒。从此,这些濒临失传的民族医学瑰宝,得以发扬光大,永世相传。

他就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医医院皮肤科主任、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十五”重点专科(病)——维吾尔医白癜风病I类专科(病)项目负责人吐尔逊·乌甫尔。

肩负重任,坚持科研公关

1986年7月,吐尔逊·乌甫尔从新疆乌鲁木齐卫校首届维吾尔医医士班毕业,分配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医医院皮肤科。刚毕业,他就跟师对维吾尔医诊治白癜风病颇有心得的资深维吾尔医医生达乌提·乌斯满。从此,吐尔逊·乌甫尔把自己交给了医院,上班跟随老师学习,下班后到病房观察病人。1993年,年轻的吐尔逊·乌甫尔被提拔为该院皮肤科副主任,1998年又被提任皮肤科主任。

维吾尔医是民族医学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我国传统医学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聪慧的维吾尔民族经过长期的历史经验积累和沉淀,在治疗皮肤病上有独特的理论体系和诊疗方法。但是长期以来,师传徒、父传子的观念,一直制约着维吾尔医发展。

如何让维吾尔医学发扬光大,是吐尔逊·乌甫尔在长期的工作中经常思考的问题。此时,国家对民族医药的重视已提到了新的高度,加大了对民族医药的抢救和发掘力度,一批民族医研究项目陆续开展。正是在这样的机遇下,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十五”重点专科(专病)——维吾尔医白癜风病I类专科项目落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医医院,项目负责人为吐尔逊·乌甫尔。该项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投入了40万元,医院也配套了40万元。这是该院首次承担国家级科研项目,对吐尔逊·乌甫尔来讲,这更是一项使命,一副沉甸甸的重担和希望。

历尽艰辛,发掘民间药方

维吾尔医学有独特的诊疗方法,但这些方法大多散落在民间,或是家传秘方。吐尔逊·乌甫尔承担的项目中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发掘和整理维吾尔医白癜风病各种诊疗方法,形成完整科学的理论体系和诊疗体系。为了搜集这些民间药方,他可谓费尽了心思。

一次,吐尔逊·乌甫尔得知和田有位远近闻名的维吾尔医医生,千里迢迢去登门拜访。这是个维吾尔医世家,数代相传,在治疗白癜风上经验丰富。吐尔逊·乌甫尔说明来意后,老医生热情地招待他喝茶、吃饭,却对药方之事避而不谈。每当提到药方,老人立即转移话题。

碰了软钉子的吐尔逊·乌甫尔并没泄气,隔两天,他又一次登门求方。这一次,老人说出了心中的担忧:“这个方子是我家世代相传的,只能传给儿子,如果给了你,就等于被你抢了饭碗,看家本事没有了,我儿子将来靠什么吃饭和生活?”

吐尔逊·乌甫尔耐心解释:“老人家,我要您的药方,并不是为了自己赚钱,而是为了搜集我们民族的医学精华,进行整理,让更多的人掌握和学习这种疗法,从而发扬光大。您儿子掌握这个药方,只能造福一方百姓。但如果药方经过论证,能够记载成册,就能治好全疆、全国、甚至国外更多的白癜风患者。而且,这个方法还能永世相传,留给更多的后来医学者去研究和利用。”

这一次,老人仍然没有答应。但他听完吐尔逊·乌甫尔的话,沉默了很久。

当吐尔逊·乌甫尔第三次来到老人家时,老人抓住他的手,说:“我想通了,你说得对,医学是没有民族、没有国界的。我应该把药方交给你,让它发挥更大的作用,为更多的人造福。”

从2002年~2006年,吐尔逊·乌甫尔走遍了新疆,拜访了无数维吾尔医名老专家,面对一个又一个的拒绝,他不气馁、不放弃,用诚挚说服着一个又一个的被访者,收集了20多个维吾尔医白癜风诊疗药方,并查阅了近百种有关白癜风诊治的古籍文献,对搜集来的药方、资料进行仔细的整理和维汉翻译,为项目的研究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多年的潜心研究,吐尔逊·乌甫尔在白癜风病的发病机理、诊断标准、诊疗技术方面,根据维吾尔医体液、气质理论,整理修订了白癜风病治疗方案、白癜风病人整体护理方案,建立了严格的白癜风病管理体系,建立了白癜风病专科的信息网络系统。2006年,吐尔逊·乌甫尔主持的维吾尔医白癜风病I类专科(病)项目顺利通过了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专家组的评估验收,并通过自治区卫生厅批准挂牌“新疆白癜风病诊疗中心”,为建立标准化的维吾尔医白癜风病诊疗规范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本文来自网络,不能作为诊断及医疗的依据,不代表本网站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进入论坛讨论
'); })();